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案件报道

山东商报:72小时拘传8名老赖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8年09月20日

鲁网9月7日讯(山东商报记者王晓迪)王淑嫦,今年40岁,在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一呆就是20年,目前在历城法院法警强制执行机动队担任日常事务负责人。这是一个专业处理“执行”类案件的团队,他们集中盯“老赖”。就在上周,王淑嫦带领的团队,集中破了8起案子,将涉案的8名被执行人拘传回执行局。而这8起案子,是在72小时内集中完成的。三天三夜里,王淑嫦团队的每一个人几乎没有按时吃过一顿饭,睡觉绝不超过半小时。然而这种工作节奏对于王淑嫦来说再平常不过,“白加黑,5加2的状态是常态化,我们不能懈怠,如果丧失一分钟,可能好几年都找不到他了。”王淑嫦说。  

    用身份证替别人开房却暴露了自己的身份

  济南某公司负责人江某因欠供料公司货款,一直未能及时还款,所以被对方告上法庭,法院判决,江某应偿还原告货款、利息等共计九万元。案子虽然判了,但是江某一直不执行,这九万块钱一直拖了好几年也没有还,无奈之下,原告只好求助历城法院法警强制执行机动队。

  “这个被执行人是周四晚上11:00点多被拘传回执行局的。”王淑嫦告诉记者,拘传这位被执行人时,还有一段小插曲。根据原告当事人提供线索,王淑嫦团队得知周四晚上江某在黄台附近一家酒店开了一间房。得到线索后,王淑嫦带领团队立刻赶到现场,通过前台确认,江某的确在不久前用自己的身份证开了一间标准间。王淑嫦上楼后敲门无人应答,但听到房间内有声音,无奈下只好请来酒店经理将门打开。“门开后,靠窗的位置有一个人趴在床上睡觉,另一个床上没有人,但是有个包,包内有驾驶证等证件。”王淑嫦说,由于二人均不是被执行人,他们只好在酒店内等,等到房间另一个人回来后,才得知江某用自己的身份证给这二位开的房,但是自己却不在此处。

  “对方见到我们后很紧张,我们给他看证件的时候,他也没看清,以为我们是公安查房。他表示自己是江某的朋友,还主动要求带我们去找江某,证实的确是他帮忙开的房。”王淑嫦表示,他们跟着江某的这位朋友来到转山路附近,见到江某后,王淑嫦主动出示证件,并告诉对方请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“江某身上酒气很重,但他没有拒绝就跟我们上车了,一路上一直问我们因为什么案子,怎么找到的他等等。”回到执行局,江某的酒也醒了,在王淑嫦和队员们的劝说下,江某偿还了九万元欠款。

  叫嚣“你来逮我啊” 第二天一早被拘传

  江某的案子刚刚执结,王淑嫦想下口面条当晚餐,这时又接到了另一个案子的线索,线索人称被执行人的家在王舍人附近,今晚可能回家了。王淑嫦立刻带队出发来到被执行人的住处,她看了看表当时刚好是午夜12:00。但是他们扑了个空,被执行人并不在家。

  说起这位被执行人,王淑嫦表示此人还是很嚣张的,“他之前因交通事故纠纷欠诉讼费等共计4000多块钱,之前我们联系他的时候,他说自己手头没钱回去凑,但是在此之后电话就不接了,人也找不到了。”王淑嫦经过多方打听找到了被执行人在济阳的父亲,说明来由后,王淑嫦用这位老父亲的手机拨通了被执行人电话。“被执行人一听是我们,接着说‘你们不是立案了吗,来逮我吧,找着我再说’。”王淑嫦说。

  随后王淑嫦通过提供的线索分析出,被执行人每天上班回家的路线,周五清晨5:00,王淑嫦的团队就来到王舍人附近高架桥上桥口处,在早上8:00等到了被执行人。“被执行人到执行局后,先是付了4000多欠款,根据相关规定这位被执行人是要被拘留的,由于他主动要求写悔过书,认错态度较好,我们决定对其处罚5000元。”王淑嫦说。

  执行款差三万块女子被拘留15

  “如果丧失一分钟,可能好几年都找不到他了”王淑嫦表示,这句话并不夸张,周六结的这个案子就很悬,被执行人听到了风声,知道执行队的人在找她,她买了一张火车票就去了青岛。“幸亏她回来了,我们在火车站盯了好几天,最后终于在周六晚上7:00等到了她。”王淑嫦说。

  这位被执行人很是狡猾,她得知执行队的人已经掌握自己的车牌号以及路线,所以她特意让别人开车引开执行人员的注意,当王淑嫦带人跟到标山路附近时,他们发现此时的司机已经不知去向。通过询问得知该车并不是被执行人的,是她一个朋友的,但是这位朋友告诉王淑嫦,他已经很久不和被执行人联系了,不清楚她去了哪里。随后王淑嫦装作撤退,在现场留了一位便衣“守株待兔”,但遗憾的是“当天晚上我们得到线索,被执行人已经乘坐晚上的火车去青岛了。”王淑嫦并没有放弃,而是带着队员在火车站蹲点,周六晚上7:00,被执行人现身,他们立即将其拘传回局。由于被执行人还差三万元还清欠款,最终被拘留15日。

  72小时感觉像过了一天 白+黑,5+2模式是常态

  王淑嫦团队集中破的这8起案子,时间是从周四凌晨1:00开始,一直持续到周日凌晨1:00。72小时里,任务一个接一个的出,案子一个跟一个的来。团队里的每一个人几乎没有吃饭睡觉的时间,“每一个人没有按时吃过一顿饭,睡觉绝不超过半小时,但是我们都感觉这72小时像是过了一天。”王淑嫦表示,这样的工作节奏是常态化,他们经常处于白+黑,5+2的状态。

  自从今年6月2日来到法警强制执行机动队,她一共回过三次家。“我妈实在不放心,有一次借着送黄瓜的名义来看我,三个小时,我们愣是连面儿都没见上。”王淑嫦说,她的母亲离开时给同事撂下了一句话“你们告诉她,我要上历城法院告她去。”这句话在同事眼中可能就是句玩笑话,但是王淑嫦听后悄悄落了泪。她明白母亲的心疼和劳累,“我父亲因患帕金森三周前入院,我只在父亲入院和上周日出院的时候去医院办理了手续,其他时间都是我的母亲在照顾他,她今年都66岁了。”王淑嫦表示,除了照顾患病的父亲,母亲也承担起照顾自己12岁儿子的任务。“我对象在外地,回来的时间很少,我天天忙的不着家,我妈只能两头忙活。”王淑嫦对母亲满满的愧疚,但不知如何表达。前两年她还有生二孩的计划,但是看到母亲的辛苦,她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关闭
友情链接

版权所有: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化纤厂路5号 电话:89939110 邮编:250100